1分11选5-推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1分11选5-推荐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2 06:56:5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院查明,张丽、古风向柴永柏提出购车、购房要求后,柴永柏遂让请托人刘某提供资金供二人使用;刘某明确知晓张丽、古风与柴永柏关系密切,其按柴永柏的要求向张丽、古风提供了资金,但双方并不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。张丽、古风也知道刘某有求于柴永柏,所提供的资金并非真实借款,二人更无归还的意思表示和行为。成都中院据此认定,柴永柏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刘某谋取利益,授意刘某将47.44万元给予自己的“特定关系人”张丽、古风,对柴永柏应当以受贿论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柴永柏受贿案判决书。图片来源/裁判文书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者用“开膛破肚”来形容现场被盗采之后的狼藉景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柴永柏受贿案的一审判决书多次出现“特定关系人”这个词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川音手风琴电子键盘系主要领导古风,是柴永柏的第三名特定关系人。古风为侯某、魏某等在川音就业或留校之事,向时任川音党委书记的柴永柏提出请托事项。柴永柏基于与古风的特殊关系,利用职务便利为侯某、魏某在川音工作谋取了利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8月11日,上游新闻记者查阅四川音乐学院官网发现,在该校“历任领导”栏目中,党委书记一栏从2005年空缺到2016年。柴永柏在四川音乐学院担任党委书记这十年,被当作“耻辱”抹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商场展露头角的马家父子,触角也逐渐伸到政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柴永柏在法庭上供述,2007年,当时已经51岁的他和年仅22岁的张丽开始有了不正当男女关系。2008年,柴永柏、张丽和房产商刘某在绵阳七曲山某饭店吃饭,期间张丽表示自己在成都购房还差15万元,柴永柏随即让张丽向刘某借款,并让张丽向刘某出具了15万元借条。2009年,用同样方式,张丽再次向刘某索要了一辆福克斯轿车。刘某表示,这些钱其实都是行贿给柴永柏的,他知道张丽的背后就是柴永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按照四川省审计厅的审计结论,这一收费标准经过当时院领导集体研究,但计算清单和收款单未保留。审计报告称,2003年至2004年,川音计划外招生数4000人,按每人3万元计算,应收取赞助费1.2亿。校方提供的财务资料显示,赞助费只收取了4788万余元,招办主任未能向四川省审计厅提供有关会议记录等文字材料,收款单据也因为搬办公室整理资料时销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四川音乐学院。图片来源/川音官网